心之意·笔之曲 妙然在境中

林轩宇 郑兴伟 科技信息报 2012-12-10 14:01

——品读著名书法家陈敬宇先生的艺术特点

 

自从公元1899年王懿荣发现甲骨文以来,一座3300多年前世界东方古老王国,中国第二个奴隶制大国——商王朝的后期都城遗址——殷墟的神秘面纱被轻轻揭开了。伴随殷墟面世的还有底蕴深厚、博大精深、辉煌灿烂的殷商文化。它像一个陌生而美丽的少女,一面世就倾倒了许许多多的人。三千多年以前的甲骨文曾经璀璨,三千年后她依然芬芳。殷商文化在中华文化形成和世界文化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散步于安阳这个古老的城市,在一个个王朝远去的背影里,无处不在的文化韵味已经深深地浸润到古城的每一块砖瓦,每一个角落。在这里,当第一种文字甲骨文形成后,到后来经过历代书法家的努力,陆续诞生了篆、隶、楷、行草书等字体,让“汉字”生生不息,散发出勃勃的生机和魅力。古都安阳无愧于文字之乡的鼻祖,它厚重的文化氛围,让洹上邺下,文人士子钟情笔墨,陈敬宇先生亦是如此。

陈敬宇先生1942年生于河南省安阳县曲沟镇一书香门第家庭,自幼受家庭文化濡染,喜爱书画。从小至今,勤学苦读,博览群书,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尤其在书艺上,碑帖遍习之。数十年坚忍自励,穷经穿砚,笔耕不辍,彻悟汉字义之精髓,形之神韵。二者间揉,熔练为艺术,书体风格,日臻成熟。无论是在做企业文化的任上,或是做广播电视文化的任上,皆潜心孜孜以求,遍访国内书法名家,博采众长,谦虚好学。后师承书坛巨匠傅江先生,诚为程门立雪,尊师求艺,研习金文大篆。

2002年陈敬宇先生退休后,深居简出,深习经典,默默耕耘,不事张扬。至今,书法宽博雄浑,气韵畅达,奇拙古雅,妙韵天成。观之,如见长河落日,大漠孤烟,苍茫悠远,磅礴峥嵘。就像是一缕深壑中的烟岚,飘在白云深处,直上九霄,隐约同天籁之音。书法中所谓“囊括万殊,裁成一相”。取的就是美好之相,这就要求书家具备和谐、适度,成比例、有秩序,多样统一的素质和能力。同时,在线条的质感和结构上,要有强劲、有力、峻挺、流畅、飘逸、浑厚、润泽……等美的特点。其书风以备此功力,且匠心独具,精妙入神。“篆书”更富独创,取法秦之大篆,得秦篆之精要。故此所创之作无论尺幅大小,均有浓郁的秦篆之气息,有一种浓浓的醇古之趣,所体现出来的是高古浑穆,朴茂厚重,端庄典雅,浩然荡气的艺术境界。开人心胸,怡人心境。不难看出,其在布局结字上,方圆结合精巧,和谐协调,流畅自然,有刚柔相济之妙,婉约中暗呈刚健,在雄强内隐含柔美,刚而不棱,美而不媚,产生了内涵丰富而又和谐之美。

故此说,赏读陈敬宇先生的书法就如同看一条清泉,初出之较平坦之山谷,行云流水,汩汩流淌;往前行,山至峭壁,便从高处泻下,成奔放跌宕之状,翩若惊鸿,宛若游龙,极富韵味。使人感到高雅脱俗,有淡泊、宁静、平和的意象感觉,气韵充盈,神采超逸,笔力沉凝,连贯通畅。这是笔墨达到的最高韵律美的意象境界,人们可以感到有一种无形的生命力,呼唤着对人生、对宇宙、对历史、对未来产生海阔天空、无限境界的感悟与情思。他就像依稀远古的拓荒者,毫无拘束地裸露着自己强壮的脊背,仿佛是一把金色的启智钥匙,插入汉秦文化核之灵魂,划开了宇宙粗狂的心脏,驱使自己为探索天地的永恒与瞬间的辩证关系而不断学习。这种新活、别致、有劲道、有质感、有弹性的笔迹,给人以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感受,如同活脱的灵物,使平常的人生多了一份寄托的机缘,心境随他的笔墨自然而然地神游于远古时代,享受着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汉字所带来的那份快乐。

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集合和表征,书法涵泳着远古以来不断繁衍的宇宙意识、哲学思想和道德规范;浸淫着伦理学、教育学、文学、文字学以及礼教、民俗等文化修养和应世知识,而这些修养知识是书法家必备的。如果只依仗较高的艺术技能去张扬个性,宣泄情感,个人思想偏狭、心理阴暗,往往创作的作品怪异、荒诞,常人难以接受,算不了上乘之作。在此方面,陈敬宇先生尊传统、守墨规,以自己的才识、修养、情志展现出艺术之美。这就是按照美的规律进行艺术创造,才能使自己的思想修养、见识才华、艺术功力等因素充分宣泄出来,成为美的艺术,留下了悠然不尽的情味。

虽退休10年来,每日沉默翰墨中,放怀天地外,但仍时时心系国事。近来,南海诸端争论不休,怀着爱国之情,以一个拳拳赤子之心,期盼海疆安稳,国泰民安。为此,专门书写唐人王昌龄的名诗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城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作品写得气势雄浑,格调高昂,笔势连贯,酣畅淋漓。体现出了他的爱国情思和慷慨激昂之情,真是:“浅才登一命,孤剑通万里。岂不思故乡,从来感知己”。观之如闻战鼓,有气壮山河之势,其境界动人,更让国人在风云变幻的国际环境中,坚定意志和树立战无不胜的信心。

综而观之,陈敬宇先生的书艺已形成纵横飞动,跌宕腾挪,气象万千,笼盖宇宙的气概。愈读愈振奋,透过一幅幅作品,仿佛把人的心灵拽入一段段古邺都文艺繁荣的历史。“巍若仙居地”,三台风光“其高若山”,“西园之会”上“邺下文人”酒酣诗意,歌舞正欢,其乐融融;以及千古不绝的佛陀圣音,回荡在千年矗立的石窟和佛寺,每一座古刹、每一座佛塔,是一缕缕金色的佛光,照彻过去和未来,甘之如饴,历久弥香,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记者  林轩宇  郑兴伟

  →→

(责编:)

相关阅读

    ?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中国现代文化网独
    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现代文化网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